您的位置:主页 > www.400646.com > 打击黄网“急先锋”专访:还一个开放与宁静

打击黄网“急先锋”专访:还一个开放与宁静

发布日期:2019-10-19 16:44   来源:未知   阅读:

  截至记者发稿时,北京、看中超送电视曲面升级 乐视云赛事互动直播已成新常态。辽宁、上海、广东、重庆等地公安机关已经关闭了发现的淫秽色情网站近700个,立案151起,抓获224名嫌犯。

  这场举国轰动的“人民战争”背后,你可知道是谁引炸了雷?记者寻寻觅觅,终于找到堪称扫荡黄网“急先锋”的三名记者:58岁的新华社河北分社网络室主任江山;48岁的新华社浙江分社编委许群;49岁的新华网广西频道总编郭以格。

  就是他们三人组成的“别动队”,历时3月跑遍全国20多个省市自治区,写出一篇4700多字的调查报告,中国足协对郭田雨开出“罚单”,受到中央领导高度重视。打击淫秽色情网站的专项行动随后展开……

  7月16日,全国打击淫秽色情网站专项行动电视电话会议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在会上强调,要认真贯彻落实总书记关于打击淫秽色情网站的重要指示精神,在全国范围内迅速组织开展打击淫秽色情网站专项行动,坚决遏制住网上淫秽色情活动发展蔓延的势头。

  许群:可以这么说吧。在全国范围的专项行动正式开展前半月,也就是今年6月29日,我们的长篇调查报告《我国互联网上黄毒泛滥,各方强烈要求严打》上报到了中央。

  许群:其实是“跑题”跑出来的。真要从头说起,那是去年初的事了,当时总社布置我们做有关“新闻网站管理”调研,我们三个在采访各地外宣办、公安局、通信局和重点新闻网站,了解这一主题时,第一次被日益泛滥的网络色情震惊了!印象最深的是河北衡水公安局提供的一个案例,当地一个高中生,上了色情网站之后,一时按捺不住竟强奸了自己的亲妹妹。后来怕妹妹告诉父母,他竟然将妹妹活活掐死!

  郭以格:那次虽然我们的主要工作是调研新闻网站,但黄网的斑斑劣迹却如鲠在喉,不吐不快。因此,在最终形成的18个分课题报告中,有两篇“跑题”写了色情网站,一篇是《我国互联网上色情泛滥》,一篇是《专家呼吁依法加强对互联网色情的监管》。当时,中央领导对此作了批示,为今年的“人民战争”埋下伏笔。

  江山:又是一次“跑题”。今年3月我们合作做《手机短信发展与管理研究》课题时,发现许多色情网站竟然是通过手机注册收费的。可怕呵,一年后的网络色情变本加厉地越发猖狂,以致网络流量的50%都是色情内容。新闻记者的良心和责任促使我们更加深入地调查,便有了那篇4700多字的调查报告,连同从网上下载的触目惊心照片,一并送了上去,希望能引起中央的足够重视。如今看来,我们“煽风点火”的目的达到了。

  郭以格:这把火能不点吗?事关社会公德民族精神!我们欣慰的是,党和政府的执政能力经受住了这把火的严峻考验。

  真是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啊!全世界有270多万个色情网站,并且还以每天5000多个的速度在猛增;打击行动开展十天,中国已搜索出700多个色情网站。

  郭以格:揪心!知道吗?现在中国8700多万网民中,35岁以下的占了70%,24岁以下的占了55%。某地近期一项抽样调查显示,70%的未成年网民曾浏览色情网站,甚至有10%的人从小学就开始浏览色情网站。大量青少年正受着“网上”的侵蚀,“黄毒”殃及千家万户,祸及子孙后代。调查中,我们读到诸多父母控诉色情网站的来信,那一句句“救救孩子”,震人心肺。我们也都为人父母,有儿有女。将心比心,你能无动于衷吗?

  (故宫冰窖,目前已成为观众服务区,观众可以在这里喝咖啡、喝茶、吃饭、看书。)

  江山:我今年58周岁,还有两年就退休了,也就是说我作为记者,冲在采访第一线的时间就剩两年了。今年写黄色网站调查报告,得到中央领导的重视和批示,了却了我一大夙愿啊。因为黄色网站不仅对青少年的身心健康危害极大,而且败坏社会风气,涣散民族精神。通过自己的工作推动社会精神文明的前进,这是记者的职责所在:一方面,我们要站在全局考虑问题;另一方面,我们要在报道好人好事的同时,及时披露社会问题。

  许群:何止一个累呀。去年非典,我们还在广州、上海满大街跑。采访大洋网老总时,对方很是诧异,“广州非典,别人避之不及,你们居然还敢来?”更有意思的是在上海,我突然感冒,烧得脸通红,到达目的地后,的士司机钱都没要就一溜烟跑了。怎么办?在浴缸里泡了一晚,第二天照样去东方网采访。一年来,光资料我们就收集了六七百万字,用了4个128兆的优盘都装不下。说起来也是一大收获,2003年以前,我因为眼睛高度近视很少用电脑,就是一“网盲”。但现在,我对中国互联网问题谈得头头是道,也算大半个专家了吧!哈哈!

  三人跟踪发现,几乎所有的黄色网站都是收费的,绝对没有“免费的午餐”。而一个同时在线人的黄色网站,每月收入在30万元至50万元之间。何等暴利!

  郭以格:办色情网站的人,不是为了黄而黄,而是为了利而黄。色情网站之所以泛滥成灾,主要是背后有着巨大的经济利益在驱动,少数电信运营商、内容服务商和金融单位已经形成了一个利益共同体。“发送短信到××××,就可下载500部激情大片。”通过手机注册收费,这是色情网站最常用的获利方式,其次是通过银行卡收费。

  江山:目前发现的色情网站中,没有一家是合法注册登记的。这些网站通常是申请一个域名,然后把网站或网页挂在别人的服务器上,有的甚至隐身链接在大门户网站上。这些门户网站按月与色情网站分成收益,比例从20%到60%不等。可以这么说,个别电信运营商和金融部门为了自己发展业务,不仅对淫秽内容装聋作哑,不闻不问,而且提供结算上的方便,已是黄色网站不折不扣的帮凶和靠山。你说,赚这种钱黑不黑心?

  许群:打击不力也是一个原因。现在管互联网的部委不止一个,可我看,“婆婆”多了未必是好事,必须有一个权威机构全面负责互联网信息内容和技术的安全。现实社会犯罪要打击,网络犯罪就不打击了?我们不能打着高科技的旗号,说这是“虚拟空间”、“真空领域”,就不纳入现实社会管理,不以法律来制裁。

  江山:对!最怕的就是麻木,认为网络上有点色情内容没啥了不起,这将使黄色网站更加肆无忌惮,明目张胆。美国哈佛大学法学院伯克曼互联网与社会研究中心在2002年10月测试时发现,中国封堵的黄色网站仅占总数的13.4%,而沙特的封堵率则高达87%。中国的色情网站更难封?不见得,专家告诉我们,现在有软件对色情内容的封堵率可达70%至80%。很显然,问题不在于能不能封,而在于愿不愿封,舍不舍得封。

  扫荡色情网站首战告捷后,据了解,下一步,公安部门还将继续规范和加强对提供虚拟空间、虚拟主机、主机托管的网络服务商及相关网站的检查。

  记者:当你们递交那份4700字的调查报告时,有没有想到会引发这么大规模一场剿除黄色网站的行动?

  郭以格:凭着记者的职业敏感,我预感到中央会有动作,但绝没想到声势是如此之浩大。简直就是“全民战争”!按理说,我应该很欣慰了。但是,当我看到越来越多的色情网站被揭露时,我却感到了莫名的悲哀。为什么会有这么多色情网站,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深陷其中?是因为我们还没做好准备,迎接“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吗?但是,网络并没有罪过呵,它是先进生产力,关键是我们怎么利用它,让它服务于中国的现代化建设。

  江山:我们还要继续跟踪调查,继续撰写深度调研,继续用笔去推动社会进步。26日我去了公安部和国务院新闻办,昨天又去了信息产业部,听到一个令人振奋的消息:自从中国互联网协会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工作委员会主办的“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6月10日开通以来,每天收到的举报信息都有1000多条,每天的点击率都达200多万次。如今,该网站已经跻身世界点击量最大网站的1000强了。看,人民的力量是无穷的!

  许群:我们既要有热的激情,也要有冷的思考。在围剿黄色网站如火如荼时,我最想说的一句话是———但愿这是最后的“人民战争”。虽然说“人民战争”一词,既体现了公众的强烈呼声,又体现了政府相关部门的高度重视,但这不能完全体现法律的作用。归根结底,我们还是应该寄希望于依法治理、规范管理,通过弥补制度缺陷、堵塞法律漏洞、加强道德建设,从而一劳永逸地封堵住泛滥成灾的网络色情。

  医疗机构主张不承担责任的,应当就侵权责任法第六十条第一款规定情形等抗辩事由承担举证证明责任。

  由于牟海的社会关系复杂,加上售卖的方式很隐蔽,卖出的6支成品枪只追回5支。民警夜以继日地侦办,终于追回最后一支枪。目前,几人已被警方依法移交检察机关提起诉讼。

  12月21日,在掌握相关犯罪事实和证据基础上,孟加拉国警方开展集中行动,一举捣毁该电信网络诈骗犯罪窝点,抓获犯罪嫌疑人28名,现场查获银行卡、电脑、手机、诈骗剧本等一大批作案工具。近日,孟加拉国有关部门决定将该28名犯罪嫌疑人移交中国警方处理。12月27日,按照公安部安排部署,江苏公安机关组织民警赴孟加拉国将其押解回国。

  江山:我还想声明,我们不是“伪君子”,我们不是不敢谈性说性,而是主张要将性知识和淫秽色情严格区分开来,前者是科学,后者是垃圾和毒品。要严厉打击黄色网站,但不要在倒洗澡水时连孩子也一块倒掉了。我建议由国家权威机构和权威专家,设立公益性的成人网站,以便进行科学的性引导和性教育。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