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www.4427.cc > 【守静刑辩讲堂|案例】合同诈骗罪辩点分析——以一起不诉处理案

【守静刑辩讲堂|案例】合同诈骗罪辩点分析——以一起不诉处理案

发布日期:2019-09-05 11:36   来源:未知   阅读:

  自2008年开始,嫌疑人甲的两家有限公司长期从本案被害公司购买LED产品,甲再转手出售给下游企业,以赚取中间差价。合同约定先收货再付款,但2011年被害公司突然自行改变约定交付货款的方式,要求先付款否则不予发货,导致甲无法按时供货给其下游企业,受到下游公司的违约警告和罚款,并威胁到甲的资金链。甲为了减少损失,在2011年11月至12月期间,甲通过提供虚假的网银汇款凭证,骗取被害公司发货。后被害公司发现,遂案发,起诉意见书认定甲涉嫌构成合同诈骗罪。律师介入后,出具法律意见书并取得被害人谅解协议,检察机关最终做不诉处理。

  下面主要从两方面分析:第一、实体法上分析本案的争议焦点;第二、程序法上分析我们刑辩律师是如何在合同诈骗案件中发挥其作用的。

  一、实体法上——争议焦点分析就本案而言,主要有以下两个争议焦点:第一、本案中犯罪嫌疑人甲是否具有合同诈骗罪所要求的“非法占有目的”?第二、本案犯罪嫌疑人甲的行为究竟是民事行为中的欺诈,还是刑事责任中的合同诈骗?这两个争议焦点其实也是合同诈骗罪辩护中最重要的突破口。

  一)甲是否具有合同诈骗罪所要求的“非法占有目的”一般来说,行为人不会承认有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目的,因此判断其是否具有合同诈骗罪所要求的“非法占有目的”时,应当从其客观行为及其他要素做综合判断。具体如下:

  .分析行为人的主体身份。即需要判断行为人的主体资格是否真实可靠,如果是以单位签订合同,该单位是否一直以来有经营行为。就自然人来说,应当主要看其是否以其真实身份进行交易。如果行为人以虚假身份与相对方进行交易,如果其他情节符合诈骗罪的要件,这在很大程度上可推定行为人具有非法占有目的。另一方面,也不能仅仅根据主体身份资格存在虚构便予以认定,如果虚构的程度较低,或者虚构的原因并不是非常恶劣的话,同样不能认为构成犯罪,或者应当非常慎重地认定。比如,行为人是为了在与其他竞争对手中胜出而虚构了自己的经济实力,这时就不能仅仅因为存在虚假陈述而认定为合同诈骗罪,还需要进一步考虑行为人之所以虚构主体资格的原因。就本案而言,甲以及其公司一直是以真实身份与被害公司合作的,不存在虚构的问题。2

  .分析行为人的经济实力。即是否有足够的能力履行合约,如果行为人在签订合同时具备相应的资金、设备等实力;或者虽然行为人在签订合同时虽不具备履行能力,但可预见其有足够的履约能力,比如资金链断裂是因为对他人的应收账款未到期,但在履行合同过程中可以收回的情况。就本案的甲而言,因为被害公司先改变合同条件,导致甲资金链断裂,可能在2011年11月至12月期间签订合约之时,履约能力不足,不过其是可以预想到只要下游方收到货物,支付货款,其是有能力履行合约的。3

  .分析行为人在谈判、签订以及履行合同的整个过程中是否有诈骗的行为。没有诈骗行为,不能定合同诈骗罪,但是有诈骗行为也不一定构成合同诈骗罪,也可能只是民事欺诈。就本案而言,甲的确实施了欺骗行为,但是不应当忽视这个欺骗行为是在被害公司擅自改变合作基础的情况下做出的,而且也可能属于民事欺诈,这在第二个争议点部分会详细分析。今晚开奖现场直播,4

  .分析行为人在签订合同后有没有履行合同的实际行为。如果行为人在签订合同之后有积极的履行合同的行为,或者在签订合同后,总会积极创造条件去履行合同。按照一般人的观念,可以认为其实有诚意的,即使不能履行,也会承担违约责任,而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利用合同进行诈骗的人,在合同签订以后,则一般不会去履行合同或者是虚假地履行合同。就本案而言,甲在获得被害公司货物后,马上供应给下游,足见其是有充分诚意以及实际行动履行合约的。5

  .分析行为人对取得财物的处置情况。如果行为人将取得的财物全部或大部分用以挥霍,或者从事非法活动“携款逃匿”隐匿财物且拒不返还等,应认定为行为人有非法占有目的,其行为构成合同诈骗。如果行为人将取得的财物全部或者大部分用于合同的履行,即使客观上未能完全履行合同的全部义务也不应以合同诈骗论。如果行为人没有将取得的财物用于履行合同,而是用于其他合法的经营活动,只要在合同有效期限内将对方财物予以返还,应视为民事欺诈。具体到本案,甲无疑也不符合非法占有为目的的情形,不赘述。

  本案的争议焦点主要在于如何区分合同诈骗行为以及民事纠纷行为或者民事欺诈行为。毫无疑问甲实施了伪造银行票据获得货物的行为,其外在客观表现与一般意义上的合同诈骗行为似乎没有区别,都是利用不正当的手段欺骗被害人,使被害人陷入认识错误而获得预期的利益。但是,综合分析整个事件的起因和经过,结合上述合同诈骗的构成分析,甲又与一般意义的合同诈骗行为有明显不同。

  .起因上是被害方在双方的合作上改变了一贯的做法,使甲无法很好应对,导致其无法按时按量供货给下游,并造成资金链断裂和财产损失。2.甲明显是没有非法占有为目的,根据上文对于非法占有目的的综合评判标准,第一,甲一直以来以真实的身份进行合同,其虽然控制了以他人名义注册的公司进行合作,但是这也是在进行合作的基础上的主体瑕疵。第二,甲虽然客观上存在资金链断裂问题,但是并不代表其没有履约能力,其在签订合同之时是由履行合同的资金、人力、设备和技术力量,之所以用虚假银行票据“骗取”货物是因为与下游公司之间货款清兑约定导致的资金不能及时到位。第三,甲在签订和履行合同过程中虽然有欺骗行为,但是这也是在被害公司单方先改变双方合作条款的前提下而造成的。第四,甲在签订合同后一直都有履行合同的实际行为,双方合作多年,所“骗取”的货款只是双方合作金额的九牛一毛。第五,甲对所取得的财物并没有“携款逃匿”,也没有任意挥霍或者其他非法用途,而是将这些财物(货物)发货给下游。所以说甲所实施的行为,只是民事纠纷下的合同欺诈行为。

  二、程序法上——律师的作用由于司法资源等主客观的原因,对嫌疑人有利的证据往往无法充分挖掘。因此,刑辩律师在辩护中应当发挥其积极作用,比如调查取证,不过由于执业风险原因,刑辩律师在调查取证时往往捉襟见肘。但是,就合同诈骗罪辩护而言,由于其对书证要求较高,因此刑辩律师往往可以在书证的合法搜集上发挥其作用,这个案子便是典型的例子。

  1.证明嫌疑人公司与被害公司之间的合作记录良好的证据——合同及银行流水等。

  2.证明没有犯罪动机的证据——双方多年合作的金额、以及合作所获得的利润与诈骗的数额对比。

  3.证明实施欺骗行为的起因的证据——被害公司违约在先的相关书证;下游公司催告的相关书证。

  4.证明嫌疑人及其公司没有任何逃逸、隐瞒、藏匿的行为的证据——相关货物用于支付下游公司的书证。

  我们主动搜集的上述证据是对被告人出罪有利的证据,但是现有证据同样应当充分利用。虽然侦控机关是利用在案证据指控犯罪嫌疑人或者被告人构成犯罪,但是并不代表侦控机关所搜集的所有证据都是对犯罪嫌疑人或者被告人不利的。因为证据(合法搜集的)是反应案件客观事实的,应当是中立价值无涉的,只是侦控机关从指控嫌疑人被告人构成犯罪的角度使

  本案的辩护策略除了全面地分析甲不构成犯罪的证据之外,还需要借助其他对案情处理结果有利的要素。对于合同诈骗罪等经济犯罪而言,最重要的要素之一便是取得被害人的谅解。因此,我们强烈建议甲的家属和被害公司达成被害人谅解

  荐:发原创得奖金,“原创奖励计划”来了!秋高气爽,六开奖现场直播结果管家婆,有奖征文邀你直抒心意!

  神级:“让云家的当家多多忍耐。凤离天的眼睛她能手中的开山刀已经不知去向。可是,他说她是他的臂膀,可为何却亲手下令斩下那个他信赖的臂膀?年来立在这里早就没

  5月25日的《人民日报》,出现了一个“反常”的情况——“权威人士”,就中国经济发表了一番“匿名谈话”。很多关心经济走势,尤其是关注当下股市走向的人们,注意到了这篇“反常”的报道。

  紫禁城的后花园--御花园,这里是帝后们的休闲娱乐的场所。明代永乐十五年(1417)始建,十八年建成,名为“宫后苑”。清雍正朝起,称“御花园”。位于紫禁城中轴线的北端,正南有坤宁门同后三宫相连,左右分设琼苑东门、琼苑西门,可通东西六宫;北面是集福门、延和门、承光门围合的牌楼坊门和顺贞门,正对着紫禁城最北界的神武门。园墙内东西宽135米,南北深 89米,占地12015平方米。园内建筑采取了中轴对称的布局。中路是一个以重檐录顶、上安镏金宝瓶的钦安殿为主体建筑的院落。东西两路建筑基本对称,东路建筑有堆秀山御景亭、璃藻堂、浮碧亭、万春亭、绛雪轩;西路建筑有延辉阁、位育斋、澄瑞亭、千秋亭、养性斋,还有四神祠、井亭、鹿台等。这些建筑绝大多数为游憩观赏或敬神拜佛之用,唯有璃藻堂从乾隆时起,排贮《四库全书荟要》,供皇帝查阅。建筑多倚围墙,只以少数精美造型的亭台立于园中,空间舒广。园内遍植古柏老槐,罗列奇石玉座、金麟铜像、盆花桩景,增添了园内景象的变化,丰富了园景的层次。御花园地面用各色卵石镶拼成福、禄、寿象征性图案,丰富多彩。著名的堆秀山是宫中重阳节登高的地方,叠石独特,磴道盘曲,下有石雕蟠龙喷水,上筑御景亭,可眺望四周景色。

  “我做了10年国家文物局长,知道这个数字意味着什么。大陆现在共有4160座博物馆,收藏的国家定级的珍贵文物共401万件,其中收藏在故宫的有168万件,占全国总数的42%,占故宫总数的93%以上,等于说,故宫件件都是珍贵文物。”

  历经一个多月的缜密侦查,警方初步掌握了“角落咖啡店”实则是一个“温柔陷阱”。该咖啡店由两名股东合伙经营,两名股东分别是肥东县人张某某(男,26岁)和长丰县人杜某某(男,28岁)。平日里,张、杜二人从不在店内,只是由招聘来的一名店长齐某某(男,27岁)全权负责店里的“生意”,同时该咖啡店还招聘了一名收银员、两名服务员和两名专门陪客人喝酒、聊天的年轻女子。侦查员在侦查中还发现,负责网上聊天的“键盘手”王某某(男,24岁)麾下还有三名年轻女子和三名服务员,他们与张、杜等人沆瀣一气,合伙诱惑单身男子“上钩”实施诈骗。

------分隔线----------------------------